企業動態  > 新聞詳情

孫黎明談化工園區安全監管:嵌入業務場景,照亮物流數據黑洞

2019-05-20 17:04:07 Jason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化工產品消費國和生產國,也是化工產品需求增量最大的國家,危化品倉儲與物流市場巨大。但近年來,國內化工行業安全事故頻發。 關于化工行業的安全高質量發展,引發全社會高度關注。在5月13日由中國交通運輸協會主辦的“2019中國智慧物流大會”上,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榮獲“智慧創新企業獎”。中化能源科技副總裁孫黎明應邀就化工園區安全監管等熱點話題,發表《嵌入業務場景,照亮物流數據“黑洞”》主題演講,為行業提供互聯網+新解決方案。

 

1.jpg

中化能源科技副總裁孫黎明

 

在公司,同事們都很喜歡稱呼孫黎明為“大圣”

因為“大圣”身上銳意進取、百折不撓、樂觀向上的精神跟他很像.



2015年“8·12”年天津港特大爆炸事故、2018年“11·28”張家口爆炸事故、2019年“3·21”響水特大爆炸事故……近年來,接連發生的危化品行業安全事故,在引發政府安全、環保監管風暴的同時,也凸顯出我國目前石油石化行業的安全問題不是出在某個點上,而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

 

 

退城入園”背景下的危化品儲運市場現狀

 

第一,化工園區成為危化品安全治理的源頭。2017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搬遷改造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中小型企業和存在重大風險隱患的大型企業搬遷改造,須在2020年底前完成;其他大型企業和特大型企業2020年底前全部啟動搬遷改造,須在2025年底前完成。截至2018年底,已初步確定全國需要搬遷改造的企業共有1176家。在安全、環保趨嚴的背景下,化工企業“退城入園”的進程正在加速。

 

化工園區“源頭”監管的短板不容忽視。首先,安全環保監測預警管理技術落后。目前,為化工園區提供安全、環保監管服務的企業,都是當地一些中小型企業,提供的服務都是區域性、局部性的,所采取的技術也很難滿足監管需求;其次,物流過程動態監管不到位。無論是天津港爆炸事故、連云港爆炸事故,還是響水爆炸事故,都出現由于對物流過程實時數據掌握不完全,在事故發生之時監管部門難以第一時間獲知事故屬性,致使安全事故應急救援能力不足的現象;再者,監管割裂及加重企業負擔的問題。當下,政府做的物流監管信息系統,普遍沒有考慮企業的需求,卻強制企業每天把自己ERP上的數據錄入到政府的監管系統,這樣不僅加重了企業的負擔,政府拿到的數據還是滯后的,監管效果被嚴重“打折”。

 

第二,除源頭之外,我國危化品安全監管的一大場景是在路上。據國家安全監管總局數據顯示,從2008年至2018年的10年間,我國統計在冊的涉及危化品的事故多達4 000起。其中,9%發生在倉儲階段,77%發生在運輸階段,物流已成為預防危化品安全風險的重點環節,而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首先,行業的集約化程度非常低。《2018中國危化品物流行業年度發展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危化品物流市場規模為1.4萬億,全行業百強企業的總體營業額為538億,僅占全行業約3%。可見,分散式的中小型危化品物流企業占據整個行業90%以上的市場份額;其次,是現代化水平低,物流管理盲點多。在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危化品物流運輸處于一個高端的地位。但隨著消費品互聯網電商的崛起,危化品物流在信息化的運用方面,已經顯著落后于消費品電商物流;再次,行業相關方間信息孤島林立。例如,河北張家口“11·28”重大爆燃事故中,由于大量運輸車輛停放在公路兩側等待裝卸貨,導致事故影響擴大。此類事件反映出,貨主、倉庫與駕駛員之間信息溝通嚴重不暢,倉庫提貨、卸貨信息不透明,導致駕駛員盲目前往,造成危化品車輛在庫區附近積壓。

 

第三,危化品生產企業、庫區信息化水平低,安全管理效率低、成本高。有一個突出的例子是,庫區外危化品車輛積壓安全隱患。我本人曾經在庫區工作過,由于提貨計劃遲遲未下達庫區等原因,一些司機為提貨有時會在庫區外等上3-4天。目前,很多地方政府都熱衷于興建危化品運輸車停車場。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把危化品車停在停車場比停在公路邊更安全。4月23日,陜西榆林橫山區一停車場內停放的罐車發生爆炸,以事實說明把危化品車聚集在停車場一樣出事故。要想解決此問題,必須從源頭上解決司機裝卸貨的計劃性問題,并且要打通貨主、倉庫、司機之間的信息流。

 

化工園區安全管理面臨的難點

 

第一,危化品儲運安全管理專業壁壘極高、場景極為復雜。危化品的儲運業務和電商消費品有很大的差別,表現為其來回的儲存、運輸都是在反復的交易中進行,加大了監管難度。

 

第二,危化品數字物流缺乏行業標準。當下,危化品物流行業的SaaS服務商技術實力良莠不齊,所產生的海量數據也多是滯后、碎片化、格式各異、非標準化的,不僅難以滿足政府監管機構和企業的需求,也致使其后續挖掘數據價值的成本高昂。目前,政府的電子運單系統正處于快速的構建中,加上交通部的電子圍欄系統也在完善,這對行業標準的建立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第三,監管手段難以和企業業務信息有效結合。最典型的場景是對危廢品的處置。2016年,江蘇一家化工生產企業將廢料處置委托給一家沒有危廢處置資質的公司,該公司將化工廢料填埋在工廠附近的河溝內,后來引發災難性的事故。這個事故,反映出危廢處置車輛的單據信息和實際的物流信息是脫節的,致使監管難以落地。

 

智慧化工園區的中化能源科技實踐

 

2017年8月,中化能源率先在業內踐行“能源互聯網轉型“戰略;2018年4月,中化集團董事長寧高寧進一步提出“科學至上”核心價值理念。在此背景下,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化能源科技”)作為中化能源探索互聯網創新的平臺應運而生。經過一年多的摸索,中化能源科技已經構建起以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應鏈為代表的一系列石化數字化產品應用,通過構建國內石化供應鏈數字基礎設施,推動石化行業的數字化轉型。

 

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應鏈以倉海幫為核心,以66快車、船運幫為兩翼。

 

我們主要的用戶群體是石化貨主企業(包括工廠、貿易商、分銷商、B2B平臺等)。如何服務貨主呢?簡單地說,我們創建了一個協作的工具,把車隊、船東、車輛、司機、港口、倉庫、商檢、金融保險等行業相關方都連接起來。通過以新技術、新工具賦能物流相關方,來使其更好地為貨主提供服務。這個業務模式在市場上是比較獨特的。

 

2.jpg

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應鏈“一體兩翼”架構

 

我們運營模式是為用戶提供SaaS+專業服務。其中,專業服務包含兩方面:第一,交付服務,主要包含倉儲、車船物流服務;第二,交易服務,包括數字倉單、數字提單、金融服務等。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不同于純粹售賣軟件的SaaS系統運營商,我們組成一支由石化行業骨干+一線互聯網大廠技術運營精英組成的專業團隊,可為用戶提供包括現場培訓、操作指導等在內的線上+線下運營服務,讓用戶真正把SaaS產品用起來,并根據用戶需求持續迭代產品,真正助力客戶成功。

 

針對政府、化工園區、化工生產企業安全管理面臨的種種難點,中化能源科技智慧供應鏈通過把化工生產企業相關情況、承運企業資料證照等靜態數據,以及基于衛星定位、電子圍欄等物聯網技術對在途危化品車輛進行的實時監控動態數據提供給相關方,可有效提升政府、化工園區、化工生產企業對危化品儲運物流的安全管理水平。

 

3.jpg

對在途、在境車輛進行實時動態監控

 

在這個過程中,針對化工園區、庫區、生產企業外危化品車輛積壓的老大難問題,我們可為其做危化品車輛預約排隊系統。使用這套系統后,相關企業可根據業務和生產情況,自主開放裝卸貨時間段,改變以往司機無計劃、無秩序涌向庫區的“被動管理”局面,有效化解車輛擁堵安全隱患。目前,這套系統已在國內多家倉庫、化工生產企業上線。實踐表明,可將危化品車輛平均排隊時間從過去的6小時縮短至約1個小時。

 

4.jpg

車輛預約排隊系統操作流程

 

危化品車輛預約排隊系統從合同簽定到系統部署完畢,大概需要3天時間,但卻能為企業帶來重大的變化。例如,我們有一家客戶提出,想在車輛預約排隊系統上增加定價系統。因為他們發現他們廠經常出現有時沒車來提貨、有時一堆車扎堆提貨的現象。我們去調研那家企業,發現他們的定價有問題。他們是一家地處西北的企業,遠離主流市場區域使他們對市場定價并不敏感。因而,這家企業希望能通過我們的車輛預約排隊系統來二次修訂他們的定價。如果他們不做定價修正,損失的那部分銷售收入,就可能會被他們內部管理人員給吃掉。看似很小的一個場景,卻反映出車輛預約排隊系統能為企業管理提供很多服務。

 

需要說明的是,我們為政府做安全監管,采用的是無縫嵌入政府電子運單系統的方式。可以這樣理解,我們不是為物流企業再單獨做一套電子運單系統。而是通過與政府電子監控系統打通,在服務企業的過程中,讓政府實時獲取安全監管所需要的數據,避免了“企業在自家ERP上跑一遍數據,再去政府監管系統上錄入一遍數據”的麻煩,有效降低了企業連接多家政府監管系統、并維護“這種連接”的成本。

 


中化集團 | 中化能源科技 | 中化石油 | 中化泉州石化 | 中央企業電子商務聯盟

公司名稱: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鐵橛山路1111號石橋大廈 & 北京市海淀區北清路68號用友產業園西區1號樓C座   ICP備案:魯ICP備18015375號-1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组